阿SAM的午夜场

>>More

微风的2月说再见Feb 28, 2011

如果可以,请借我一把口风琴,在这夜凉如水二月的深夜里

声音刚起,便有丝丝的微风从口风琴的声音里带着气流慢慢的在空气里散了过去

如果一定要我形容这般的味道,不知道陈升的《风中的费洛蒙》的名字会不会更加适合

第一次用有色彩的胶卷,出来会有一种莫名的喜欢,白色的雪地,家乡的田野,有太阳公司附近的咖啡店

这个世界到底是哪般颜色,谁也说不清楚,大家莫名的迷恋着微博,早已经没有什么人坚持在写BLOG

那些链接里以及脑海里莫名会记得网址,那些书本里发黄的照片分明都还是记忆的颜色吧

晚安,夜色微凉的二月

评论

发表评论